从他所遭遇的那么多敌人的表现推断他们在遭遇

 可是,这摄像机,是专门为了自己才布置在此地的吗?
 
    这应该是个巧合吧,这片林子很大很广,如果想要拍摄自己的话,得布置多少摄像机才能够办到?
 
    苏锐盯着这小巧的摄像机,沉思了许久。
 
    而此时西方黑暗世界的众人,便看到了阿波罗先生的大头照。
 
    摄像机忠实的把苏锐的影像传了回去!
 
    虽然他的脸上涂着油彩,看不清具体的长相,但是表情是那样的专注,五官也充满了锐气,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充满了魅力。
 
    就这一刻,整个黑暗世界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因为苏锐而湿、不,而醉了。
 
    “哼,zhuang逼lity!”
 
    丹妮尔夏普吐出了一个她在华夏学到的新名词,当然,这个词的意思用华夏语来讲就是“装-逼”。
 
    在她看来,苏锐对着摄像头凝神思考的样子虽然比一般男人要好上那么一点,但这动作实在是太装了,简直就不能直视。
 
    丹妮尔夏普拿出手机,看了看黑暗世界的论坛,几乎满屏都是讨论阿波罗的帖子!
 
    “阿波罗,你实在太帅了,我要给你生孩子!”
 
    “阿波罗,我刚刚给太阳神殿寄去了我卧室的钥匙,每天晚上我都会洗干净洗白白一丝不挂的等着你来开门!”
 
    “我已经和我十几个好姐妹都商量好了,我们要把身体无偿贡献给阿波罗大人!”
 
    看着这些帖子的题目,丹妮尔夏普的心情变的十分糟糕,她气哼哼的说道:“都是一群不要节操的女人!和那个不要脸的家伙倒还真是很般配!”
 
    说完,她便气呼呼的把手机丢到一旁!
 
    而这“不要节操”和“不要脸”两个词,也都是她在华夏学到的。
 
    这个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金发男人走过来,他同样穿着浴袍,端着一杯红酒,坐在了丹妮尔夏普旁边的沙发上。
 
    能够以这种形象出现在神王宫殿中,自然就是黑暗世界的无冕之王——宙斯!
 
    “听说你压了一千万,买阿波罗输?”
 
    宙斯看着女儿,微笑着说道。
 
    从小到大,这个叛逆的姑娘和自己一直不太合拍,如果不是阿波罗这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女儿和自己还无法和好呢!
 
    想到这儿,宙斯不禁有点感慨。
 
    看来,又欠了这个年轻男人一个人情,只有改天等苏锐从华夏归来,请他来神王宫殿做做客好了。
 
    “是啊,我就想看他输,死了最好。”
 
    丹妮尔夏普虽然被苏锐教育的几乎一夜蜕变,但一想到在华夏的时候,自己被他整的那叫一个悲惨无比,心中怒火顿时又冒了出来。
 
    宙斯一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年轻人的事情他管不了,只不过,女儿从小到大,从来不曾对一个同龄男人投入如此大的精力,这让宙斯忽然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丹妮尔,你不会已经喜欢上他了吧?”宙斯半开玩笑的说道。
 
    “喜欢上他?”丹妮尔夏普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这怎么可能?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看上他!”
 
    听到女儿义愤填膺的话,宙斯微微松了一口气。
 
    无论他在黑暗世界创立了怎样的不世之功,无论他现在拥有怎样让人仰视的地位,但归根结底,他都是一名父亲。
 
    在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面前,他不是宙斯,不是神王宫殿之主,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父亲!
 
    …………
 
    苏锐绕了一大圈,仔细观察之下,一共发现了十三个摄像头。
 
    这些摄像头都分布在隐蔽之处,彼此相隔并不算近,最近的也相差了三十几米!
 
    在这片少有人来的区域布置这么多的摄像头,到底是为了什么?
 
    苏锐皱着眉头,心中的疑云越来越盛!
 
    由于他在找到摄像头的时候便将之随手毁掉,因此现在西方黑暗世界的观众们完全看不到他们的偶像了!
 
    在短短的十分钟内,黑暗世界的论坛上铺天盖地,全部都是咒骂比埃尔霍夫的帖子!
 
    在那间会议室中,黑暗世界的情报之王同样脸色铁青,这个虚荣的家伙可是一直在刷着论坛,本想看到别人夸赞自己的帖子,结果从头到尾不仅没人夸他,反而一出问题,便都在骂他!
 
    “你们要是再敢骂我,我就关掉直播,让你们谁也看不到!”事情和自己料想的完全不一样,比埃尔霍夫气的不行。
 
    可是如今他已经是骑虎难下,如果临时关掉视频直播的话,那么估计就会得罪整个西方黑暗世界了!
 
    “早知道就不这样干了!”
 
    比埃尔霍夫气的把面前的凳子踹到一旁!
 
    可惜,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这句话实在是太应景、太适合比埃尔霍夫先生了!
 
    会议室里的其他人都在忍着笑,老板在三个小时之前还一副高瞻远瞩的模样,现在局势就完全逆转,实在是太有喜感。
 
    而远在数万里之外的华夏,苏锐已经围着那一顶小帐篷走了好几圈,把周围的摄像头全部清除掉。
 
    事到如今,他已经越来越心惊!
 
    那么多摄像头,得多大的手笔才能完成!
 
    难道说,这只是为了观察自己的动向,从而给敌人的行动提供依据?
 
    苏锐仔细的想了一下,又推翻了这个判断。
 
    从他所遭遇的那么多敌人的表现推断,他们在遭遇之前并不知道自己的确切方位,也就是说,这些数量庞大的摄像头并不是为了给敌人提供数据!
 
    那又是为了什么?观察野生植物和动物?
 
    
    狭小的帐篷,再次躺了两个人。
 
    不知为什么,当苏锐重又出现的时候,蒋青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直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外面情况怎么样?”蒋青鸢问道。
 
    苏锐战斗了几个小时,确实很疲惫了,他刚一躺下,便舒服的哼了一声。
 
    “死了三十多人了。”苏锐淡淡说道,仿佛在阐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听了这个数字,蒋青鸢差点被震撼了!
 
    三十多人!
 
    她知道今晚会有人来杀他们,但是绝对没想到是这么大的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