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禁止可不是盖的看到军师这样其余人也全都跃

 
    不过,这次腾空,却不是向后方撤退,而是冲向查拉图斯特拉!
 
    如果单论个人战力,双子星本来就要在冥王殿十大骑士之上,即便查拉图斯特拉的水平要比其他骑士高出一截,但也只是达到了和双子星接近的程度!
 
    因此,面对双子星的突然发力,他躲闪不及,只能咬牙硬抗!
 
    能抵抗住一人的攻击,却防不住另外一个!
 
    这种硬抗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查拉图斯特拉被狠狠地踹出去,身体连续撞断了多棵碗口粗的树,躺在地上口喷鲜血!
 
    而邵梓航和黄梓曜已经一刻不停留,转身朝着千余米外的集合地点狂奔而去!
 
    查拉图斯特拉倒在地上还没起来,斯蒂芬妮就已经赶到,她并没有搀扶同伴,而是径直向前追去!
 
    这个看起来性感狐媚的女人,竟也有一种拼命三郎的架势!
 
    “不要追了,双子星在,你不是对手的。”
 
    查拉图斯特拉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尽管他的体质非常强悍,但是黄梓曜从侧面踢来的那一脚仍旧给他造成了不轻的伤害。
 
    这一刻的耽误,冥王哈帝斯也率人赶到了!
 
    他们虽然听到了炮声,但是并不了解是怎么回事,也无法判断那炮声是不是军师他们所打出来的,因此完全就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哈帝斯根本不会猜到,军师的那两门迫击炮,将会给他带来多少麻烦!
 
    “继续追。”
 
    冥王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查拉图斯特拉,并没有多说什么,身形一展,继续向着军师离开的方向扑去!
 
    老大都如此拼命了,当小弟的还能怎么怠慢?冥王殿的人尽管已经略有疲惫,但却不敢耽误一点时间,老大亲自出手,如果还在太阳神殿的眼前吃亏,那可就太打脸了!
 
    而在这个过程中,炮声还在不断隆隆响起,人猿泰山一炮又一炮打向翠松山主峰殿群,简直就是不亦乐乎!
 
    这些暴力分子们,骨子里面就喜欢搞破坏!
 
    而这个时候,一声长啸已经在翠松山主峰上冲天而起!
 
    这声长啸饱含着愤怒,似乎都要震散了月光之下的云彩!
 
    当邵梓航和黄梓曜赶到悬崖边、看到那一字排开的十几架滑翔翼的时候,不禁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不是不好,而是太好了。
 
    “天哪,军师,你是怎么做到的?”
 
    邵梓航吃惊的问道!
 
    能够提前在翠松山上布置好那么多东西,说明军师事先就已经对冥王制定了作战计划!至于这计划是什么时候制定的,鬼才知道!
 
    这个时候,邵梓航等人的心里不禁涌起浓浓的庆幸,幸亏军师不是敌人,否则真是要被他玩的团团转!
 
    “先别说了。”
 
    “时间不多了。”军师望了望逐渐被点亮的翠松山主峰,转向人猿泰山:“把剩下的十几发炮弹都打完,然后我们离开。”
 
    “没问题。”
 
    人猿泰山嘿嘿一笑,他可是最喜欢干这种事情了!
 
    今天晚上,翠松山注定要被搞的天翻地覆!
 
    长啸声接二连三的响起,似乎是在回应之前的那声长啸!
 
    要知道,翠松山可不是只有张不凡一个绝世高手!
 
    抛开几位没死的老古董不谈,长老级别的高手就有十数个!
 
    军师已经看到了冥王的身影,他距离此地已经不足五百米了。
 
    而此时,一道道人影已经从翠松山的殿群冲出,速度极快,朝着军师所在处奔行而来!
 
    “别打了,我们走!”
 
    说罢,军师率先走到一个滑翔翼前,连第二句话都没讲,直接双臂撑着横杆便跳出悬崖!
 
    在坠落的一瞬间,他才反手把滑翔翼的锁扣扣在腰带上!
 
    高空直降,烈烈生风!
 
    太阳神殿的令行禁止可不是盖的,看到军师这样,其余人也全都跃下,从头到尾一共也只花了十秒钟!
 
    这速度已经足够让人惊叹了!
 
    “呦吼!”
 
    人猿泰山身在半空,还兴奋的大喊:“冥王殿的孙子们,一定要打个轰轰烈烈啊!”
 
    十四架黑色滑翔翼一字排开,在夜空中形成了一道不易察觉的风景线!
 
    等到冥王如一阵就只见到一道身影陡然出现在眼前,而后肩膀处传来一阵剧痛,这位不知道咬断了多少敌人喉管的超级猛人便被重重的踹飞了十几米!
 
    即便查拉图斯特拉是冥王之下的头号战将,但此时面对这种程度的攻击,仍然是连抵挡一下都很难做到!
 
    虽然对方的出手突然,但已经足够说明双方的实力差距了!
 
    在将查拉图斯特拉踹成了重伤之后,这个身穿道袍的身影丝毫不停,一声长啸再起,脚尖在地面上轻轻一点,瞬间冲入冥王殿的人群中!
 
    几乎是在他冲入人群的一瞬间,两名冥王殿成员便像是被装了弹簧一般,倒着飞下山崖!只留下惨嚎的回声!
 
    翠松山遭受无妄之灾,张不凡是真的暴怒了!
 
    尤其是当他看到这些外国人的时候,更是想都没想,直接上来便下了辣手!
 
    可是,他愤怒,有人却比他还要愤怒!